2014年5月23日 星期五

論荷里活新版《哥斯拉》與日本版之優劣異同

《哥斯拉》(Godzilla,dir: Gareth Edwards,2014)

  《哥斯拉》是我最愛的電影系列。年幼還不懂何謂「電影」的時候,最先吸引我留意到銀幕上的奇幻光影的,就是平成哥斯拉系列(1984-1995),稍為長大點,看過本多豬四郎導演的原版(1954),詳讀其歷史,就更加令我著迷,後來雖經歷了災難片王羅倫艾默烈治(Roland Emmerich)導演失敗的荷里活版本(1998)與高峰不再的千禧後日版哥斯拉系列(1999-2004),依然無改吾愛,更回頭再補看昭和時代的名作,希望全面地理解「愛人」的歷史,連平時作白日夢,就是有天可以自己做導演拍一部哥斯拉,因此,年前一聽到荷里活再次重拍,不禁大為興奮——六十周年第三十部作品,即使是不好怪獸片的影迷,都必知道這是今年的影壇盛事。可是,荷里活再次令真正哥斯拉影迷失望了。
        以一般荷里活災難片、怪獸片的水平而論,這集《哥斯拉》其實是合格的。不過,這不代表這就是真正影迷心目中想看的哥斯拉。這個新版本,除了哥斯拉造型貼近日本原版(這個新設計參考了棕熊與科莫多龍的體態,其實我只是勉強滿意,至少那個抖動的大肚腩,行動起來只像隻巨型胖熊),懂得噴射核能光線,高潮有怪獸大決鬥外,其實我真的說不出多少優點,論劇本,甚至比羅倫艾默烈治當年那個被罵透的荷里活版本更差。事實上,羅倫艾默烈治的版本,無論是故事結構、製造懸念、科幻設定等,其實是相當工整、緊湊的,其前期宣傳策略更可說是當年荷里活的經典模範,全球票房也不俗,只是外型偏離了哥斯拉應有的模樣,後段又變成了侏羅紀公園式追捕,毫無日本版味道,才不得人心;加利夫愛德華斯導演的這個新版本,嘗試花更多心思在男主角三代人的親情關係與犧牲精神上,無疑有點心思,卻被東講一點西講一點的劇本、菲律賓日本美國三地跳來跳去的場景(這是近年許多商業大片的通病,讓角色跨國到處走,以為可更有國際視野,其實更難控制敘事節奏,而且容易反被地理環境牽著走,無法「腳踏實地」)弄得支離破碎,實在可惜。
        更可恨的,創作者不單改動了哥斯拉的起源(甚麼在古代高幅射的自然環境演化出來的巨龍,簡直胡扯,但怪獸片不合科學,並沒甚麼,失去了哥斯拉「原爆/核能恐懼」的象徵意味,才是不可原諒的事),還將敘事重點、懸念設置全放在哥斯拉的對頭怪獸(MUTO)上,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。徐徐鋪陳,最後才讓哥斯拉「驚世」現身,這手法並無問題,但只視哥斯拉為打怪獸的「反英雄/救世主」,將所有心力講述跨國機構與美國軍方如何隱藏、發現、研究、追捕核能怪獸,核能怪獸露面的機會比哥斯拉還多,那就令人費解了。日本版廿八部哥斯拉電影中,有時也是會將焦點放在敵對怪獸的,但這是建基於大眾已很熟悉哥斯拉,幾乎隔年一會,自不必次次都將主要篇幅放在牠身上,何況即便如此,每集哥斯拉還是有相當份量的獨角戲,不像這集般只負責打怪獸,連電影故事中的軍方與平民,都根本沒怎麼關心過哥斯拉(在菲律賓發現巨型龍骨後便沒有下文,後來才補充說美日雙方都一早知道其存在,但直至哥斯拉現真身,仍無多少描述,除了派軍艦追隨著牠,已無其他情節),直到結局打贏了核能怪獸,才說牠是「守護神」認真看待,描寫如此失衡,真是教人哭笑不得。
        當然,如果只是想入場看看哥斯拉打怪獸的話,本片雖然到喉不到肺,還是應該滿意的,畢竟已有十年不見,還是看得很開心,不過以「重拍」的角度來看,今集哥斯拉既失始祖版的意義(因此某些論者談到《哥斯拉》就千篇一律只懂說反核象徵,真令人懷疑究竟多少部系列作,何況本片對此根本著墨不多,再這樣說就實在太懶惰了,至於「人類聰明反被聰明誤」、「不應妄圖控制自然力量」一類大道理論述,本片其實也僅止於荷里活一般特技科幻片層次,不值多提),拍攝手法、打鬥場面又失去日本特攝片的趣味,整體而言實在只算僅僅合格。以下我會簡略談談日本哥斯拉的特點,嘗試說明日版與荷里活版的異同優劣︰


        一、原版《哥斯拉》(1954)之所以經典,不是單單因為特技遠超當時的日本電影,也是由於香山滋編寫的劇本富有深度,是相當嚴肅的災難片,當年影評也相當正面,榮獲最佳電影獎提名的肯定,僅輸給同年黑澤明的不朽傑作《七武士》,不能算是遺憾吧。原版《哥斯拉》講述怪獸蹂躪大都市,災場凌亂淒涼,仿如戰爭過後,更有不少篇幅描述軍方佈署反擊、醫護辛勤搜救、群眾苦候消息、全國高歌祈禱等,一切有如實錄,而且很有人味,不像現在的版本只拍幾個大型醫護站、分流站的情況就了事。再說,哥斯拉既是人類前所未聞的巨獸,造成的傷亡難以估計,任何對應之策,不可能只靠幾個科學家或軍官說了算,可是即使是荷里活版,也鮮見有政府高層站出來發表對策(荷里活拍外星人電影,倒是多有總統發言的情節,甚至有總統親自出陣反擊的橋段),觀眾就難有切身的實感了。在日本原版,既有提到政府召開科學會議,也有議員在國會質詢,有記者招待會,也講及各界陳情抗議的情況,描述非常全面,這才是真正災難片的格局,即使後來拍得越來越商業、通俗,也不會完全忽略政府與民間層面的描寫。例如與《哥斯拉》齊名的日本怪獸電影《加美拉》(Gamera)系列,起初本來是頗為兒童向的,但九十年代經金子修介導演重拍成新三部曲(1995-1999),主題變得黑暗、嚴肅,成為當時日本拍得最好的特攝片,當中也不乏政府與國際層面的描述,反倒是兩個荷里活版本盡付闕如,那無論派出多少軍人與戰艦,都談不上有何「災難性」了。

《加美拉︰大怪獸空中決戰》(Gamera: Guardian of the Universe,1995)

  這部破格大作榮獲日本《電影旬報》年度十佳電影第六名,幾可說是歷年怪獸電影的最高榮譽了,即使我最愛的是哥斯拉,也對此三部曲深深著迷。影片中有政府高層的會議與新聞發佈會等情節,佈景縱談不上精細、真實,態度卻很嚴謹。
《加美拉2︰力基安襲來》(Gamera 2: Attack of Legion,1996)

        對我來說,在原版《哥斯拉》之後,這部電影就是日本特攝片的最高成就,不遜任何一部荷里活的大型怪獸片、災難片,片中雖然只有一兩格畫面提到美日的特殊軍事關係,探討不算深入,畢竟極有實感,令人感覺這是一場真實的「災難」。反之,兩部荷里活版雖然都有不少新聞片段、剪報畫面,卻拍不出應有的氣氛呢。


        二、今天我們看日本版哥斯拉,很少仍當作是嚴肅的災難片看待,日本人對哥斯拉的特殊民族情感,我們也難有共鳴,不免只當是過癮的娛樂片,想看的是怪獸打怪獸,但「怪獸之王」並非只因挾原版威名而橫行六十年的,當中也自有一套特攝美學在,才能一直俘虜著全球影迷的心。這不是說歷代哥斯拉導演有甚麼超凡的藝術眼光,而是日本特攝片穿皮套式的土法特技,雖遠不如今天的電腦特效逼真、華麗,但因其拍攝上的限制,反構成了一種有趣過癮的美感。例如看怪獸推倒用薄木板、厚紙卡、發泡膠砌成的模型大樓,雖然非常虛假,看起來狀甚兒戲,但別有一種實物的質感,是電腦特技至今難以比擬的。又如今天我們皆大讚《魔戒》系列中由安迪沙堅斯(Andy Serkis)飾演並以動態捕捉技術(motion capture)與高質 CG 呈現的咕嚕(Gollum),但其實平成哥斯拉系列中飾演哥斯拉的薩摩劍八郎,「演技」也同樣不差,即使穿著極厚重的皮套,仍嘗試賦予哥斯拉更「人性」的表現——平成哥斯拉雖然是歷代最「霸氣」的,但不時有微張嘴巴低吟、輕伸前爪探物、縮後頭顱以示遲疑等柔性姿態(哥斯拉的性別其實是挺有趣的課題,牠會下蛋,暗示了牠是雌性或雌雄同體的,但其教導幼子或傳媒宣傳時又總是突出其雄性嚴父形象),其實就是薩摩劍八郎模仿貓的動態而加進去的,荷里活版一味大叫咆哮,實不懂哥斯拉的複雜「個性」。再如平成加美拉系列,加美拉在寒冬中吼叫時會有水氣從嘴巴冒出,用心甚細,皮套特攝的虛假感有時反令人更留意到有趣的細節。日本人是將怪獸當人去拍的。

哥斯拉襲擊香港、踩進成田機場(《哥斯拉之世界必殺陣》(1995))

        三、由於怪獸皮套的技術限制,日本版哥斯拉的動作總是予人不靈活、慢吞吞的感覺,但皮套演員一步一步轟隆轟隆地緩緩前行,縱有高樓大廈、坦克軍艦,也是不疾不徐上前一推而倒,反成功突顯出強調了其龐大體型與驚人體重(1998 年荷里活版 “Size Does Matter” 的宣傳口號,其實是深中肯綮的,只是外型設計出了問題而已),也有助影片營造恐怖感(原版)與無敵姿態(後來的系列),平成哥斯拉之後不論是日本還是荷里活,都太注重速度與靈活度了,會奔跑、會跳躍,動作設計雖然可複雜點,但就失去哥斯拉氣派沉雄的魅力。今集這新版哥斯拉的造型與動作雖較貼近原版,但還是有數點可挑剔︰一、哥斯拉的白色珊瑚狀背鰭是日本怪獸設計的神來之筆,兇猛之餘也帶海洋之美,據說連徐克都讚不絕口,千禧年後的日本版與兩個荷里活版本都變成了暗黑尖鰭,外型自是稍遜;二、新版哥斯拉身高 110 米,是歷代哥斯拉中最龐大的,但過於巨大,破壞力太強,顯得周邊的船艦、大橋、商廈都太瘦小,未必就是好事,至少就失去原版的感覺。日版其實是不太考究哥斯拉與周遭景物的比例是否合符設定的(一來是技術所限,二來有時候也是構圖策略),平成哥斯拉身高 100 米,在日版中最為大型,但在影片中有時顯得比香港的中環廣場(374 米)更高,有時又不比成田機場的航空塔高多少,導演所追求的是構圖的平衡,即使要強調哥斯拉的龐大體型,仍會刻意使哥斯拉看起來與城市中商場大樓的平均高度相若,破壞起來既不會顯得高高在上如推泥沙,有時又能營造出一種「龍困(石屎)森林」的感覺,與怪獸大戰時,周邊的大廈可作屏障,也可能是危機(今集倒有一幕哥斯拉被自己尾巴擊毀的大樓壓住,是這場怪獸大戰的高潮,就拍出了點日本版的味道),總之,日版的拍法雖然不符科學,也不講連戲,卻是很有彈性很有人味的。

平成哥斯拉系列的怪獸大戰劇照
1998 年版的荷里活版哥斯拉

        四、在運鏡、構圖、動作設計方面,日版與美版也有很大不同。荷里活版不斷強調哥斯拉的體型,不時用仰角拍攝,也常只能在大廈的夾縫中看到牠的頭、大腿、背鰭或尾巴,難窺全相,而鏡頭的位置也總是或明示或暗示有一個人類觀察者在,於地面、大廈、直升機等地方,非常卑微、恐懼地觀察這傳說中的巨獸。即使是拍攝怪獸大戰,剪接也相當頻繁,較少以中遠鏡將怪獸盡納畫面中,背後的考量,當然是讓觀眾有仿如置身戰場的「臨場感」。日版當然也有不少這樣的鏡頭,但另有一套拍攝美學。日本特攝導演一般不傾向顧慮誰是觀察者(及其位置)的問題,怪獸決鬥,就仿如我們拍武俠片、日本人拍武士片,最重要是戰前山雨欲來的氣氛、打鬥時是否燦爛好看,因此日版多以中遠鏡拍攝怪獸決鬥,讓觀眾可看到怪獸全身的一舉一動,偶爾也會用上怪獸的主觀視角,拍出巨獸互撞的逼力。日本版也不時以橫移鏡頭,隨著哥斯拉沉厚的步伐移動(情節多為沉睡多年後現身上岸/步向怪獸決一死戰/戰後對著夕陽回歸深海),襯以經典配樂(見後文)顯出來的是武俠英雄般的悲壯感。事實上,日本版的怪獸大戰(特別是平成版),由於體型上的設計(及皮套的限制),打起來像是兩個重量級相撲手在角力,而非泥漿摔角或獅虎互撲,也許這就是日本版之所以有「日本味」的原因之一吧。荷里活版打起來飛沙劈石,都好看,但那是另一種味道了。

        五、關於哥斯拉的形象定位。今集故事描述哥斯拉是遠古高幅射自然環境演化出來的巨獸,是「頭等捕獵者」,兩隻核能怪獸是天敵,故要從深海上岸追殺牠倆云云。生物捕獵,為的是食物,哥斯拉打核能怪獸,顯然不為食,也不是為搶地盤,「天敵」二字就無所著落了。影片開首說菲律賓的巨龍骸骨中,發現核能怪獸的幼胎,則核能怪獸的幼胎可能是哥斯拉一族的有害寄生蟲(可能而已,因為不知道這幼胎是甚麼時候藏在骸骨中的),哥斯拉在海底聽到牠倆隔洋談情要傳宗接代生小孩,當然要來追殺,不過這種解釋實在也用不上「頭等捕獵者」或「天敵」的概念,怪獸片雖然不必合符科學,然而若不能自圓其說,劇本不夠嚴密,趣味自也大減。本片終幕時故事中的傳媒問哥斯拉會否是人類的守護者,這一問就更是莫名其妙了,綜觀全片,哥斯拉要守護甚麼呢?哥斯拉與人類有任何交流嗎?這分明是編劇隨手拾起日本版的概念來用而沒作考究。日版哥斯拉的形象在六十年間其實有數階段的變化,從破壞神到人類的朋友再回歸破壞神形象,與人類時敵時友,今集荷里活想嘗試拍出這種關係,但哥斯拉戲份太少,僅餘對白空談,難免徒勞無功了。
        六、據說荷里活將來想重拍本多豬四郎導演《哥斯拉之怪獸總進擊》(Destroy All Monsters,1968)的「怪獸島」故事,我不認為這是個明智的選擇。我一直認為在三十部哥斯拉電影中,「怪獸島」一類故事是最為無聊淺俗的,全無劇情與深度可言,只是拍十多隻怪獸在打鬥,是哥斯拉走向兒童化的開端,也是昭和系列衰落的先兆。《千與千尋》(2001)是日本歷來最賣座的電影,入座人次達 2350 萬,《幽靈公主》(1997)約有 1420 萬人次,《崖上的波兒》(2008)也達 1100 萬人次,《哥斯拉》系列相比起來其實不差,原版達 961 萬人次(考慮到六十年前的人口只有現今的七成左右,這數字不可謂不驚人),最賣座的則是本多豬四郎導演的《哥斯拉大戰金剛》(King Kong vs. Godzilla,1962),達 1255 萬人次,但到了《怪獸總進擊》,入座人次已滑落至 258 萬人次,此後成績越來越差,最差是《機械哥斯拉之逆襲》(Terror of Mechagodzilla,1975),只有 97 萬人次,故東寶決定停拍,十年後重新開拍平成系列,才回升至平均 350 萬人次。荷里活「貪過癮」拍怪獸島,想像吉拿姆戴拖路(Guillermo del Toro)拍《悍戰太平洋》(Pacific Rim,2013)般大拍怪獸大亂鬥,我肯定沒有好結果。《悍戰太平洋》在北美的票房其實也不算特別好,賺大錢靠的是海外票房,但環球影迷是否喜愛怪獸島故事,則有很疑問了。目前日本哥斯拉的最後作品,北村龍平導演的《哥斯拉之最後戰役》(Godzilla: Final Wars,2004)拍的也是怪獸大亂鬥,結果入場人次僅有 100 萬,是自《機械哥斯拉之逆襲》以來最差的票房紀錄,而《最後戰役》的哥斯拉正是我上述的又跑又跳,速度快而靈活的類型,拍起來鏡頭短促兼多用電腦特效,全失日本自家哥斯拉的特色,「壽終正寢」也是不值得可憐的。荷里活諸君,請你們三思而後行,別.拍.怪.獸.島﹗

伊福部昭的經典《哥斯拉》主題音樂

戴斯普雷特(Alexandre Desplat)的《哥斯拉》主題音樂

  七、最後談談配樂。戴斯普雷特(Alexandre Desplat)的電影音樂向來有水準,這次為新版《哥斯拉》配樂也算不俗,我是滿意的,然而始終難脫一般荷里活災難片、特技片格局,雖然節奏緊張有氣勢,但也談不上令人印象深刻。日本原版《哥斯拉》之所以經典,伊福部昭的主題音樂功不可沒。伊福部昭(1914-2006)是著名音樂家,曾為黒澤明、新藤兼人、市川崑、三隅研次、工藤榮一等名導寫過電影音樂,他寫的《哥斯拉》主題音樂由 1954 年用到 1995 年,聞其聲如見其獸,可惜 1998 年的荷里活版棄而不用,2000 年後的日本哥斯拉系列也很少用上了,我認為是這幾部哥斯拉不夠好看的原因之一。《哥斯拉》主題音樂個性鮮明,如列陣行軍,又如巨獸低吼,聽來彷彿萬噸重的腳步沉沉從海底踏岸上揚,既有恐怖的災難感覺,也有悲壯的英雄味道,不單一聽難忘,節奏也與電影中的哥斯拉步伐一致,不急不疾,正顯出怪獸中的王者本色。美國人是怎樣也拍不出這樣的怪獸片的。以下這段音樂是伊福部昭為平成哥斯拉最終作《哥斯拉之世紀必殺陣》(Godzilla vs. Destoroyah,1995)編寫的主題音樂,名為 “Hong Kong's Destruction”,看過這集的朋友,必不會忘記開首紅蓮哥斯拉踏平香港的情景。為何選聽 “Hong Kong's Destruction”?這不是近年所有香港人心目中的陰霾嗎?

3 則留言:

  1. 最好有個機會, 一口氣看完你講的幾齣. 貓友告知, 看貓兒撲蚊好看過這一齣, 但我仍會去看. 這些片, 總有不看不安樂的感覺.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哈哈,其實我就是愛坐在戲院,不必怎麼用腦袋,輕輕鬆鬆過兩個小時 :p

      刪除
  2. 睇完成篇好多字好多數字好多理據, 你有好多想法, 但我好多都不同意,
    各人有各人睇法。所以不想回應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