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11日 星期五

The Past is Just a Story We Tell Ourselves——《觸不到的她》(Her)

        也許,《觸不到的她》(Her,2013)就是專拍給我這類人看的——當然,「這類人」其實並無定義,正如男主角的前妻、女朋友、好兄弟、紅顏知己、一夜情人,她們對「他」(相對於 “Her”)的感覺也是各有不同。「他」有時溫柔敏感、樂觀風趣、親切善良、平易近人,有時又害羞內向、思緒混亂、逃避現實、不懂面對真感情,「這類人」對於偽文青、御宅族、失戀者、網絡癡,還是任何一個在愛情長河中游盪浮沉的人,都是相當熟悉親切,大家不難在電影中找到內心的碎片,又或將自己投射到故事去,難怪本片博得不少影迷推薦了。
        可是,撇除科幻的外衣,《觸不到的她》其實是個相當傳統的愛情故事,從相識到相知、相知到相愛,再到發現相愛很難並且互相質疑,最後轉化、昇華、別離、各奔前程重新上路,每一步都在意料之中,但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談情說愛,本就如此,一如所有探討愛情關係的故事,在新意之外總是萬法同宗的至理、似曾相識的過程。當然,導演史碧鍾斯(Spike Jonze)的電影全都是完整自足的小天地,外在是若遠若近、唯美卻富實感的未來世界,內在都是一顆顆充滿愛而又易碎的心,雖然本片稍為多了點刻意的設計,但整體仍是相當好看、教人省思的。不過,我其實未能全盤投入男主角與「女主角」的感情,不知道是因為我根本從未體會過真正的愛情,始終隔了一層,還是影片所描述的「人類與人工智能之間的愛」太過新穎離奇,一時未能接受,是以觀影時只是知性上欣賞,卻實在無法產生同感。史碧鍾斯數年前拍攝的《我愛故我在》(I'm Here,2010)雖僅長半小時(中文片名乃個人意譯),說的是未來世界的機械人相戀故事,就拍得動人、真切得多。《觸不到的她》相比起來始終有點矯情味道呢。
        舉例說,那一分鐘畫面全黑的虛擬性愛,因為聲音是施嘉莉祖安遜(Scarlett Johansson)的,想像有憑藉(其實不無討好觀眾之嫌),觀眾當然容易有「感覺」,但實際上我真的無法明白這種虛擬情慾。又如後來那離奇荒謬(幸而不落淫邪)的「中介性接觸」,關係也太莫名其妙了,頂多可當是網絡奇聞,不是一般人共通的情感吧。當然我們也可視整部電影為一寓言,說明隨著科技發展,人際疏離,這種「人網戀」關係雖必將發生,但終究是不可行的。不過,人的感情總是很奇怪的。正如,昨晚我在街上遠遠看到一個女生,明明遠得看不清楚,卻已很確定是誰,但見她拖著一個男生緩緩走過,心裡似很平淡,卻又不免有點異樣。其實只是在朋友的紅白二事有兩面之緣,認識了後來在網上稍聊過短短數日,就忽然消失掉了,就像電影中的 Samantha,來無蹤去無影,啊,對,我明白自己為何無法投入這部戲了,也許我就和男主角一般,對於這些來無蹤去無影的虛擬關係,很容易沉迷,但實在越來越有戒心。越渴望,就越是失敗,越付出真心,越是沒有結果。愛與痛,決非虛擬,但唯一真實的,就只有「觸不到」這現實而已。

8 則留言:

  1. 一直沒時間去看, 到有時間, 只餘9:55的場, 實在沒精力了. 唯有待出碟. 頗喜歡男主角, 看驚兆時已記住他.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哈哈,我也是因為某天臨時要去聽講座,變相可提早離開學校,才可去看五點場啦

      刪除
  2. 真是好投入的一篇觀後感 — 縱使你認為自己無法投入這部戲。

    祝早日觸到那個她。少點戒心,多點心,事情就會發生。 :)

    回覆刪除
  3. 我覺得此片好看,但看時也投入不到。像你所說,這是一個寓言故事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不過,這種疏離感,我想是故意的吧~

      刪除
    2. 無法投人的人會覺得主角只是一個毒能。但我被他的寂寞感染, 看後有種空虛。同時我覺得這故事可能只預言, 世事就是荒誕, 和SIRI"拍拖"或者是將來式。

      刪除
    3. 我不認為主角算是「毒撚」,他有一定的社交生活,對朋友其實也很關懷,只是個人性格、感情經歷、工作性質等令他彷彿與人格格不入而已。我也體會你所說的空虛,只是我也不希望將來與 SIRI 拍拖會成為人類的常態呢

      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