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

閒讀偶抄︰2014-03-21 至 2014-04-08

筆者剛買了余英時先生的新著《論天人之際——中國古代思想起源試探》

        歐陽斌〈余英時︰中國轉一個身非常困難〉︰「(問:你認為中國文化會向一個什麼方向走呢?)答:你可以拿台灣做例子。首先政權不再那麼專制,其次地方有自己的活力而不是被中央管得死死的,再次,新的中產階級不斷壯大。這樣文化就會跟著變。因為只要你給它自由,它自己就會找出方向來了。文化沒有什麼高深的,文化說到了最後就是生活。(問︰現在很多人會認真地問,難道民主就是中國的唯一出路嗎?)答︰我要反問一句,除了民主還有其他選擇嗎?中國傳統觀念也強調『民心』所向是朝代興亡的最大關鍵。我們可以採取漸進步驟走向民主,但不可能長期違反民心而執政。我不否認社會改革也可以為起點,但社會改變到某一程度最後必然要觸動政治體制。如果一個政黨不受任何監督,它怎麼可能保證永遠公正?他們又不是聖人。民主並不是一個最好的制度,在亞里斯多德那裏,民主是中等偏下的制度。但是你不能沒有。否則政權的合法性永遠在被懷疑之中,那麼你永遠無法建立一個合理的秩序出來。而且民主是唯一的可以保證不流血而改變政權的制度。這一點台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,以前大家覺得台灣小,看不上,其實它的意義大極了。」(2014-03-14)
        余英時透過台大教授劉靜怡,在其臉書上發表《台灣的公民抗議和民主前途》︰「這是一次自動自發的公民運動,而以青年學生為運動的主體,絕不可誤解為反對黨的政治操縱。有一位朋友更指出:抗議群眾甚至拒絕政黨參與運動的要求。……在整個抗議活動後面,我們很清楚地看到:台灣公民,特別是青年一代,對於海峽對岸極權政府的極端不信任。中共近六、七年的對台政策是運用經濟把台灣牢牢地套住,等到台灣離開大陸無以為生時,『統一』的機運便到來了。這是通過經濟以發揮政治影響的障眼法,但今天已被參加抗議的公民識破了。《紐約時報》說:抗議的人群反對『服貿協定』是深恐給予北京太多的經濟影響力。他們顯然已認清:這種經濟影響力事實上即是政治影響力的化身。這次公民抗議是一場保衛並提高台灣民主體制的運動,對於人民和政府具有同等的重要性。人民固然可以通過運動而鞏固其公民的權利,政府也可以因為『聽到人民的聲音』而提高其民主的素質。台灣已歸宿於民主是一個不可更改的現實,在民主體制之下,人民和政府之間往往存在分歧和衝突,但不可能是敵對的。因為不民主、非民主或反民主的政府已不復有存在的空間。中共一直在千方百計地企圖摧毀台灣的民主,台灣的人民和政府都必須把警惕提到最高的程度。民主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證。」(2014-03-23)
        【主場報道】〈《香港晨報》兩高層遇襲〉︰「籌備中的《香港晨報》兩名高層林建明及利婉嫻今日下午 1 時許,在尖沙咀科學館道遇襲受傷,警方正通緝四名兇徒下落。《香港晨報》指,林建明及利婉嫻行經尖東加連威老道時,被四名載鴨舌帽、口罩及勞工手套的男子用鐵通襲擊,利婉嫻手腳受傷,林建明亦手臂受傷。……《香港晨報》發表聲明,指遇襲者為該報執行副總裁利婉嫻,與新聞部高層林健明,利婉嫻頭手腳受傷,林健明亦手臂受傷。《香港晨報》強調絕不容忍,亦不畏懼暴徒的粗暴,以及幕後主使者的不法行為。《香港晨報》對事件作出強烈譴責,同時深信警方一定嚴肅處理事件,查找真相,拘捕真兇,強調籌辦進展順利,定必出版與香港市民見面。」(2014-03-19)
        【主場報道】〈黃仁龍指證 中港急融合 帶來嚴重腐敗〉︰「(黃仁龍)︰『我們要提高警惕保衞香港法治,尤其是香港和內地在社會和經濟領域上急劇融合,大量金錢湧入帶來許多誘惑,由過去7年監督律政司檢控,到現在回到商業市場私人執業,我可以作證,金錢帶來腐敗,大量金錢就帶來嚴重的腐敗。』……他提及《明報》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案件,並指這損害社會共識的核心價值,亦動搖社會的基本底線,他認為警號已經響起,事件不只違反社會法律和秩序,危害生命安全,亦威脅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。他認為,社會對事件感到震驚,是因為厭惡暴力,有關的可怕行為,已引起廣泛關注。他引用古埃及一句名言指,對暴力視而不見,就會助長敵人的心。黃仁龍又說,當有人試圖以暴力打擊社會上的合法權益,就是打擊公民社會的基本結構,社會一定要以法律制裁犯法的人,不可放過他們。『這些危險和恐嚇怎可以仍存在今日的香港,令為使命奉獻的人受威嚇,警號已經大聲響起。』」(2014-03-19)
        練乙錚〈打棍無效:網小子放倒「巨人」張志剛〉︰「(港人講地、張志剛)二文先將『50 分』擅自定義為『合格』(與民調對象回答問卷時的指定意義不同),然後再把這個他們引入的『合格』概念等同民調裏的『支持』,這般偷換概念之後就可靜雞雞進行上述捆綁抽水。如此,『剛』文就可大剌剌地說:『評 50 分以上的比率就是 62%,比 49(分)以及以下的 38%,多出一大截。』如此逐步深入細緻地做群眾的思想擺布工作,不是第一次,大概也不會是最後一次。事實上,港大民研計劃已再三聲明,『50 分』與『合格』完全無關,指的是態度上的中立。……二文說,既有『62%』這個亮麗數字,而鍾民調最後竟把梁特的平均民望評分算為 47.5,必是因為鍾民調沒有把打 0 分的那些『極端分子』──即統計學上說的「離群數據」(outliers)──剔除。……如果要剔除給 0 分者,也應該剔除給 100 分者罷?但張志剛口中振振有辭的那個發水『62%』,卻隱蔽地包含了 29 個『100分』;這是『打茅波』。……二文還犯了一個技術性錯誤:『62%』這個數字,是拿了鍾民調的原始數據做了小手腳就急不及待用來說事的結果,不知道人家有統計學的章法,就是對原始數據適當加權,之後才能用以作統計運算和分析。……大家看看,一個飽含四個大錯漏那麼豐富的『數字』,尊貴的行會成員視為至寶,雄辯滔滔用來攻擊對準鍾民調。那不是很可笑嗎?」(2014-03-20)
        參考。王偉雄〈從前,有個中學生談戀愛,後來他死了〉︰「情竇初開,那青春煥發的愛慕,是天地間一股難以阻撓逆轉的力量,而且越壓制便會變得越強大。辦教育的人應該了解這種力量,鼓勵固然不必,但壓制終是徒然,不如教導學生如何善用和有效分配時間,令談戀愛盡量不影響學業。此外,性教育也很重要,美國過去二十年未成年少女懷孕率大幅下降,難道是因為美國的少年人少談戀愛了?情到濃時,沒有多少個血氣方剛的人能把持得住;這時候,最重要的不是記起校長或麥太的故事,而是懂得防止懷孕。其實,少年十五二十時的戀愛,是人生的寶貴經驗,可以幫助一個人成長;太多未必是好事,完全沒有,卻是值得遺憾的。」最後一句,最是感觸良多。(2014-03-22)
        陳玉峰〈什麼人訪問什麼人﹕讓抗爭不再干戈寥落——訪許智峯〉︰「哦,講呢啲,推廣《基本法》就一定是洗腦嗎?太有偏見了吧。答案卻在訪問完結翌日的新聞中。報章報道,另一邊廂的觀塘區議會,以推廣《基本法》的專款,撥了四萬元給九龍東區各界聯會搞『《基本法》研討會』。結果聯會用這筆錢在九龍灣德藝會筵開十八席,讓二百二十名參加者享用包括紅燒花膠海味羹、清蒸石斑在內等十道美食。研討會歷時約兩小時,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用了三十分鐘介紹基本法和答問,其餘個多小時則讓大家繼續安靜享用脆皮吊燒雞和點心。這就是許智峯口中最看不起的『book 幾圍等大家來飲飲食食』,他在議會中堅持,是希望公帑不要花在這個地方。……許智峯事件,是徹底的離譜。當日警員抬走了許智峯,翌日警務處長曾偉雄指執法要『確保社會安寧』。被問到只在公眾地方才會觸發的一堆破壞社會安寧罪,在『閉門會議』中如何犯法?曾偉雄則建議大家自行諮詢法律顧問。連監警會秘書長朱敏健亦不禁出聲反對。但特首就開腔,在說不出有什麼『法』之下,仍撐『警方只是依法辦事』。許智峯進行靜坐,民政處還不讓他進入,不准他使用民政處的洗手間、落閘趕人、請保安抬他。區會各人利益重重,但最後終歸以『電郵傳閱』方式,強行通過了撥款。過程中揭露出我們各種制度由上至下問題叢生。」(2014-04-06)
        李雨夢〈一個香港學生看台灣的佔領立法院〉︰「說來慚愧,我是先看到佔領,然後才去了解『反服貿』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。……說黑箱作業,是因為沒有經過專家學者的評估、對於各產業的衝擊考量、沒有舉行公聽會,就由馬英九一意孤行與大陸簽訂了這一協議。這一行動引來了在野黨的反對,四天後立法院的朝野黨派達成一個協商,結論是這樣的︰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本文應經立法院逐條審查、逐條表決,服務貿易協議特定承諾表應逐項審查、逐項表決,不得予以全案包裹表決,非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,不得啟動生效條款』。佔領立法院的其中一個關鍵點,就是在立法院召開聯席委員會打算審議服貿的時候,主席張慶忠為了把服貿盡快送到立法院全體表決,作出了違反協商的行動,開始時的一場立委大混戰,為了不讓張慶忠拿到麥克風而作出的拖延,最後張還是拿到麥克風,那個被廣傳的 30 秒宣告︰『出席人數 52 人,已達法定人數,開會,進行討論事項,海峽兩岸服貿協議已逾 3 個月期限,依法視為已經審查,送院會存查,散會』。服貿審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通過,沒有逐條審查、逐條表決,送到立院以全案包裹表決,國民黨的立委就如此粗暴的踐踏了應該是最基本的程序正義。至於服貿對於台灣帶來的影響,大可參閱台灣人民自行製作的懶人包,正反雙方都有。」(2014-03-21)
        終於到周末假期,有時間多了解整個協議的細節了。這個由台灣大學經濟系鄭秀玲教授做的簡報,以及以下這篇針對鄭秀玲部分論點作出反駁的文章,都非常值得細讀。陳昱璋〈服貿是毒藥?還是仙丹妙藥?〉︰「這篇文章,只打算單純探討協議的內容,關於政府的失職和程序的荒謬,我不打算多談。對於服貿整個處理過程,我完全不滿意政府黑箱作業和強行闖關,理由就和大多數人的觀點一樣,台灣是自由民主國家,不是馬氏王朝,這部分不太有爭議。所以接下來的內容,我只聚焦在協議條文本身的利害關係與影響,大體而言是經濟層面的東西。……政府常高聲疾呼,也常被批評是在威脅人民,全球已進入經貿整合的軍備競賽,國與國之間不但狂簽 FTA、TPP、RCEP 完成談判在即,亞洲區域經貿體系逐步成形,各國又紛紛設立經濟特區吸引外資投入,這場全世界的自由經貿賽局對台灣十分不利。台灣想融入經貿整合,加入 TPP,必須展現高度自由化的決心,除了政府政積極推動的『自由貿易示範區』,服貿也是他國評量台灣的一個基點,不簽服貿,將讓台灣失去國際生存空間,對台灣經濟傷害甚大。然服貿確實存在如國家安全等諸多疑慮,尤其直接影響人民未來的生活,不可不慎。立院是政府談判的槓桿,政府絕不可自廢武功,放棄實質審查。審查過後,若國際現實允許重啟談判,政府應記取教訓,主動評估、溝通各產業,並注重程序正義,不可便宜形式,開民主倒車;若無法重啟談判,政府必須立即審視投資審查機制及各相關國內規範,除善盡監督、把關的職責,也要設計較能取信於民的整體機制,如導入民間單位監督。」(2014-03-23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